怀特塞德:划过老特拉福德上空的流星

流星带着曾经无比耀眼的光芒划过老特拉福德的天空,即使无法照亮弗格森的眼睛,不得不消失于江湖,但他曾经的表现依然给梦剧场留下独特的记录,留下热血的记忆,留下最后的余温......
——题记


梦剧场的巨星,球迷们的宠儿,红魔的青训硕果,带种的曼联人......
世界杯的记录,曼联的天才,足总杯的功臣,载入史册的传奇......
惊艳的亮相,持续的闪亮,杀手的锐利,射手的天分......
连绵的伤病,错误的时间,短暂的缘分,弗格森的失望,戛然而止的生涯......
这些都是他,都是诺曼-怀特塞德,那个身披红色战袍,为红魔征战四方的怀特塞德。
他曾经如同巴斯比那些孩子一样天才耀眼,他也曾经在成长路上无比勤奋努力,他少年意气闯荡世界成就自己世界杯史上最年轻首发的记录;他曾经用出色的发挥征服过对手,赢得无数球迷的热爱,赢得足总杯冠军的荣誉;他还曾经是弗格森重建曼联寄托的基石希望,在弗格森麾下也曾经有过光芒四射的发挥;他一直都深得梦剧场球迷的特别宠爱,是最受欢迎的曼联球员......只可惜,即使有弗格森降临,即使自己还是当打之年,但一切都被该死的伤病和持续的酗酒毁掉了。
这是怀特塞德的故事,一代曼联青训瑰宝,一代红魔前锋名将,一代曼联球迷宠儿,最终却敌不过伤病和酒瘾,只能黯然离开,只留下如同流星一般的回忆。

【从来只见新人笑】

说起曼联的青训,很多曼联球迷都如数家珍。
最早的传说当然是要从巴斯比说起。当年传奇主帅巴斯比所培养的青训瑰宝,是横扫英伦三岛的青春风暴,可是创造过无比辉煌的奇迹,到达过巅峰成就。“巴斯比的孩子”名单很长,一连串都是声名赫赫的巨星和传奇人物,更不用说还夺过金球奖的查尔顿和贝斯特了。
巴斯比之后,,球迷说到的曼联青训自然就会提到弗格森打造的99黄金一代,也是曼联球迷非常熟悉的曼联92班。吉格斯、贝克汉姆、加里内维尔、巴特、菲尔-内维尔......这些球员是弗格森率领曼联称霸英超,称雄欧陆的重要力量,也是曼联当年创造三冠王神迹的重要核心。
时间来到现在,曼联的青训也一样出色。索尔斯克亚执教之下,曼联也有不少青训苗子脱颖而出,闪烁光辉。无论是已经成名的拉什福德,成为曼联主力的麦克托米奈,成为重要轮换威廉姆斯,以及早已天才光芒闪耀的格林伍德,还有新一代门将中已经打出名堂的亨德森......这些也都是曼联未来的希望,重新崛起的基石。
历史上,曼联的青训传统由来已久,而且一直传承延续。在巴斯比和弗格森两位传奇名帅之外,曼联的青训也曾经有过出色的成果。
例如被誉为曼联历史上最出色的传统中锋马克-休斯,例如我们这篇文章的主人公诺曼-怀特塞德。
怀特塞德是谁?
新世代的曼联球迷,很可能都已经不认识他了。即使是曼联俱乐部自己,也有工作人员不认识他了,或者说可能已经有些人忘记了,他曾经在曼联创造的历史,在这个俱乐部奉献的一切。
拉什福德在今年曼联对阵诺维奇的比赛中出场,从而实现了自己代表曼联出战的第200场比赛的目标。曼联官方赛后发布的推特庆祝他,介绍拉什福德在22岁零2个月完成的这个记录是俱乐部里继贝斯特和吉格斯后第3年轻达到这一成就的球员。

......
小编的良心一定是被狗吃了。
这个数据迅即被质疑,最直接的来自前曼联球星怀特塞德妻子。她在曼联这则推特下面回复:“事实上,我的丈夫为曼联出场200场比赛时,比你们都年轻。”
要点脸吧......
有资深的曼联球迷立即翻出记录,证明了俱乐部大错特错。
这是一个突然被翻出来的记录,而这个记录一翻出来就令很多人都惊呆了。
这个记录是:怀特塞德在1989年9月对莱斯特城的比赛中完成了自己的第200场效力曼联的比赛,当时他21岁零4个月,比达成这一成就时21岁9个月的吉格斯和21岁7个月的贝斯特都要年轻。
拉什福德致歉:“向伟大的诺曼-怀特塞德表达敬意,你永远不会被忽略。”
曼联官方也迅速致歉,并且更正了那条丢脸的推特。

小编一定是只认识拉什福德、吉格斯和贝斯特,这对于一个管理维护推特的曼联工作人员肯定是不及格的。
记录太惊人了!
踢过球的球迷一定会对这样的数字感到惊诧,这一定是个和拉什福德、吉格斯乃至贝斯特可以媲美的传奇球员。21岁零4个月,200场正式比赛......以一个赛季50场比赛来看,能够创造这个记录的人,起码需要在17岁左右就要出道,而且一开始就要足够耀眼,迅速成为主力。
要知道,曼联最传奇的大神乔治-贝斯特也是17岁成为曼联主力,他在17岁3个多月时为曼联出场完成第一战,就这么惊艳绝伦的天才完成200场的记录时间都不如怀特塞德!
这得要多厉害的家伙,才能够站在这个第一的位置笑而不语?

【谁家少年郎】

诺曼-怀特塞德创造的惊人记录远不止于此。
作为曼联本土青训的瑰宝,怀特塞德在16岁时就为曼联披挂上阵。
他在17岁零41天就出战世界杯决赛圈,打破了由足球世界最伟大的球员——贝利创造的世界杯比赛最年轻的出场纪录。
那年他甚至不是仅仅出场而已,怀特塞德事实上是作为北爱尔兰队的主力出战的,表现并不逊色于其他球星。这已经不是打酱油而创造的记录了,当年贝利的那次出场,也是博得全场喝彩的。
怀特塞德在1980年代是曼联乃至英格兰足坛“最年轻天才”,他备受期待,全国瞩目,如同刚刚冒起的新星,但却有巨星光环,拥有万千宠爱。
在17岁的年纪,怀特塞德拥有着最英俊迷人的面孔、挺拔匀称的身材,明亮单纯的眼神,还有潇洒的球技,矫健的身姿和惊人的能量……他就是英格兰足坛的宠儿,曼联的骄傲。
怀特塞德是如何实现一鸣惊人的?
他是如何成长的?
诺曼-怀特塞德1965年5月7日出生在北爱尔兰,他是一个纯粹的做着“儿魔梦”的小孩子,很小时候就被曼联吸引,是最忠实的曼联球迷。怀特塞德热爱踢球,5岁的时候就开始展现足球领域的天赋能力。那时候怀特塞德有其他小孩7、8岁那么高大,和同龄人踢球简直是虐菜——“撞撞撞、我再撞、我再撞!噢耶,没人抢我球了,我可以顺利前进,射门,得分!!”这简直就是怀特塞德的制胜法宝。当然,小诺曼热爱运动,具备非凡的运动天赋,在足球方面更是意识超卓,很早就会结合身体和预判来踢球,常常都是球场上的进球大王,是球场上的常胜将军。
怀特塞德从小迷恋曼联,他很小就被曼联的贝斯特、查尔顿这些巨星所吸引,也被曼联充满传奇色彩的历史和伟大的成就所吸引,很早就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曼联球员。怀特塞德从小就积极地学习足球技巧,自觉地模仿贝斯特各种带球动作,学习贝斯特的各种花活和盘带技术,认真地提高自己的技巧水平。
除了热爱学习足球技术之外,怀特塞德令人震惊的是他非常努力和自觉,很小就能够下苦功练习,不会抗拒和厌烦那些简单重复的动作。在怀特塞德10岁左右的时候他参加过专业的足球训练营,在那里他整天都沉迷于动作练习之中,他可以一天练习带球推进200次、带球转向600下!
怀特塞德很快就加入了曼联少年队,而入队的第一天训练他展现出来的能力就让教练们目瞪口呆。当时曼联队的教练们说,“这小屁孩聪明得很,别看他身高腿长的,他会各种姿势过人,头球也很出色!”、“他是块打前锋的好料子!”、“打后卫也行的,不过真心别浪费了!”
怀特塞德成长迅速,他愉快地渡过了曼联少年队、青年队的阶段。身材高大又强壮的他所向披靡,同龄孩子几乎都吃过他苦头。在比赛时,防守他的队员经常被他虐菜,他的推进势不可挡,射门则势大力沉,力量十足。他出场的一方总是会轻松取胜,3比0、4比0、5比0......不打了不打了,这没法打,认输行不大哥?
就算以最苛刻的标准衡量,怀特塞德都是光芒四射的明日之星,足以征服最挑剔的教练,足以吸引最挑剔的球迷。他长相帅气,身材高大,速度很快,有着与年纪不相称的强壮,非常聪明,年纪虽小却非常成熟。怀特塞德能够在飞奔中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对于进攻端有着强大的杀伤力和冲击力。锐利、快速、精巧、敏捷……种种优秀集于一身,很早就已经红遍曼联青训营。
1981年,怀特塞德正式签约成为曼联一线队的一员,这时候他才16岁。
到了1982年3月,怀特塞德为曼联首次上阵。还没有到17岁的他一上场就有精彩表现。虽然没有打进入球,但他一个人在前场就搅动了对手整个防线体系,他的假动作让防守球员常常吃瘪,而他敏锐的穿插也给自己的队友带来了空间和机会。即使面对年龄比自己大很多的对手,怀特塞德的身体对抗也没落在下风。
是的,这个小孩一上来就敢用身体,就勇于对抗,丝毫没有任何畏惧。
怀特塞德一战成名。
尽管有杠精会揪着说没有进球,没有助攻,但看过怀特塞德表现的球迷无比激动,所有的曼联球迷都兴高采烈,一致称赞。
一颗新星冒起,现场评论员大呼,“这是不可多得的天才,曼联的希望所在!”
曼联球迷们则更是迫不及待地为怀特塞德欢呼,给他编唱赞美的歌曲。

【锋芒如雪剑如霜】

怀特塞德成长迅速,很快成为了曼联的重要替补和轮换球员,他在曼联发挥得越来越出色。随着他在曼联的出色表现,怀特塞德也得到了国家队的召唤。
怀特塞德成为了北爱尔兰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队员之一。而在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决赛圈,怀特塞德以17岁零41天的年龄出场比赛,刷新了贝利保持了很长时间的世界杯出场最年轻球员记录!
那一届世界杯里,怀特塞德效力的北爱尔兰可是劲旅,实力不容忽视。而小家伙也不是仅仅去凑数的,他的冲击力是球队信任的大威力武器,也是球队隐藏的一记杀手锏。北爱尔兰在预选赛就淘汰掉了强队葡萄牙和瑞典,以大黑马的姿态昂然出线。这年世界杯决赛圈小组赛里,北爱尔兰更是战平了东欧劲旅南斯拉夫,力克东道主西班牙,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昂首晋级第二阶段。
北爱尔兰队实力强劲,怀特塞德是重要的成员之一。他的角色是担任球队中一员奇兵,他的出色进攻能力搅乱了对手防线,帮助了队友接连进球,成为了球队的关键角色。当时身披16号球衣的怀特塞德打满了五场决赛圈比赛,表现出难得的冷静和沉着。他充分利用了技术出色的优势,依靠娴熟的脚法屡屡突破对方的防线,多次利用精准的长短传为本队的前锋线制造杀机。
尽管北爱尔兰最终没有能够实现更惊人的突破,但球队取得的佳绩已经令人惊讶。怀特塞德的出色表现和出众的能力获得国际足球界的一致好评,当选了当年世界杯的十大新星。
世界杯之后,英国媒体立即封他为“最帅的明日之星”。
1982至83赛季,怀特塞德迎来了在曼联的好时光,他在首发位置表现出色,一边摧城拔寨,一边策应助攻,成为了球队信赖的前锋尖刀,持续地为球队的前进作出贡献。怀特塞德在曼联打前锋位置,尽管因为年轻的原因而没有得到太多门前机会,尽管那时候曼联的进攻也缺乏足够的犀利,但怀特塞德的表现令人叹服。在这个赛季里怀特塞德为曼联出场39场,打进了8个进球,助攻达到了9个,一举成为了曼联的核心主力,赢得了球迷的热爱。
对于曼联队来说,当年最大的明星自然是英格兰队长罗布森,而人气方面紧跟队长之后的就是怀特塞德了。球场之上,少年诺曼让人惊艳;球场之外,这个小伙子英俊潇洒,风趣幽默,做人大方,充满着阳光男孩的味道,实在人见人爱!
怀特塞德成为曼联英雄的舞台是在足总杯。这个赛季曼联一路杀入足总杯决赛,怀特塞德在决赛里帮助曼联以4:0大胜布莱顿队,自己不仅攻进一球,而且通过精妙技术将对手的防线拆得七零八落,让对手顾此失彼,彻底崩溃,最终为曼联带来一场荡气回肠的大胜。就如同现场评论员所说,这是一场属于怀特塞德的比赛,他主宰了曼联的进攻,摧毁了对手的防守,毫无疑问是全场最佳!
当时的怀特塞德才刚刚18岁!那些盼望冠军多年的红魔球迷喜出望外,高兴得心花怒放。他们在球场在酒吧大肆庆祝,载歌载舞,痛饮一番。球迷们简直爱死了帮助球队夺冠的英雄怀特塞德,他们就像疯了一样追逐着曼联球星,要请他一醉方休。
不仅仅是这一场庆功宴,平常时候怀特塞德也是球迷宠儿,那些青春少艾的美眉们则两眼放光,对怀特塞德无限爱恋。据说在克里夫基地的门口,每天都有不少美少女等待怀特塞德;在怀特塞德经常去的酒吧少女们更是蜂拥而至。
尽管来自北爱尔兰的怀特塞德很有贞操,并没有闹出多少绯闻。但对于美酒和名声,他就非常喜爱。特别是对于美酒这种尤物,怀特塞德完全没有抵抗力。我们不知道怀特塞德是什么时候迷上了喝酒,更不清楚他什么时候成为了著名的好酒之人,成为了曼联队中最沉迷酒精的“三剑客”之一。
英格兰的足球运动一开始就和酒精脱离不了干系,在这片冬天严寒的土地,喝几口酒热乎了身体再去踢球,简直就是天经地义的。当年英格兰足坛并不重视球员饮食,英格兰足坛里青训球员很早就喝酒,是丝毫都不奇怪的现象。而成名后球员们几乎都离不开酒,不喝酒才绝对是个奇葩!不说球员,连教练也都是喜欢喝酒的,当时曼联主教练阿特金森就是一个超级酒鬼,他甚至连比赛前的动员会,都喜欢和球员们喝上几杯,然后再唧唧歪歪一大堆酒话。什么战术部署,几乎都是胡言乱语。
怀特塞德不仅喝酒,而且还很能喝。按照他自己的自述,他在18岁左右开始凶猛地喝酒,和在场上表现一样,也是仅仅用了一个赛季就喝出了名堂!他当时最骄傲的纪录是一个人灌下1升的威士忌,还可以上场比赛。
天赋、进球、光环、赞美……随后的故事本来应该是波澜不惊的成功之路。1983至1984赛季,怀特塞德成为阿特金森最为信任的球员,他在37场联赛中出场,打进了10个进球,曼联也在这个赛季获得联赛第四的成绩。曼联虽然没有夺得联赛冠军,也没有在杯赛中有所斩获,但怀特塞德的表现非常稳定,总是能够在艰难时刻扭转局面,总是能够为球队拼来机会,总是能够在不利局面下奋战到底。
怀特塞德的战斗精神无比强烈,梦剧场会经常地响起歌曲,那是专门献给怀特塞德的:
“我们热爱诺曼,那是我们的天才!”
“我们有不可阻挡的诺曼,他会带领我们胜利!”

【酒精背后】

光彩的背后,魔鬼悄悄接近。
1983-84赛季怀特塞德遭遇了成为主力之后的第一次严重骨折,这次骨折让他长时间远离赛场,失去了迅速提升实力的最好机会。而在1984-85赛季,怀特塞德更是遇到了一次骨折、一次肌肉拉伤、两次踝关节扭伤,受伤情况令人心痛!
即使是铁打的金刚,也无法消耗得起这样的打击,何况当时的怀特塞德才是18岁的少年!
受到伤病的影响,怀特塞德的出场次数大幅减少到了27场,进球数倒是还有9个。但怀特塞德的进球挽救不了曼联的起伏震荡,曼联在赛季初段打出了惊人的十连胜后就迅速沉寂,陷入连场不胜的境况,赛季开始前豪言夺冠又成为了空话。
伤病令人痛苦,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怀特塞德伤病治疗也出现了严重问题。他接受的治疗不仅没有让他恢复,反倒更加恶化了他的伤病。
在他再次骨折之后,医生检查发现了问题。
为什么怀特塞德旧伤未好新伤又来?医生深入复查之后发现,怀特塞德早在15岁时就出现了骨裂情况,他当时并没有重视,继续带伤比赛,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一直这么坚持。这种状况一旦恶化,那就会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
那么,怀特塞德最早接受的治疗为什么也没有效果?医生们复查揭开了盖子。原来早年他在曼联青年队训练时曾经试过一次严重的受伤,当年的那一次倒地不仅仅导致他的小腿骨折,也致使他的髋骨受损,关节严重扭伤。当时一名愚蠢的理疗师采用了错误的治疗方法,导致怀特塞德的髋部永久性地受到伤害。髋关节是人体一个重要的关节,髋部损伤如果处理不当后果很严重,永久性受损则意味着球员将面临伤痛无时无刻的折磨。怀特塞德的髋部关节扭伤后治疗不当导致位置变形,恢复之后也不能进行长时间的激烈运动——剧烈运动会产生强烈疼痛,对原来的髋关节会产生新的伤害!
这对于踢球十分勇猛的怀特塞德几乎是致命的影响,在他“伤愈回归”的时候,他实际上还是在受伤的状态,每一次出场比赛都会加重原来的伤势,而且会因此导致新的受伤,增加更多的受伤概率。那时候没有人关心怀特塞德的旧伤,即使是他自己也是强忍着不适去比赛。而作为队里的攻击手,怀特塞德需要更积极地使用身体,在于对手后卫的对抗中寻找机会,需要忍受更多的痛苦,才能做好自己的动作,与对手后卫对话中找到优势。
足球比赛里,前锋被侵犯是少不了的情形,怀特塞德当年所在的足球对抗环境,更是推崇身体对抗,他的潜在的伤势因为经常被对方侵犯而变得雪上加霜。
最为遗憾的事情来了。“逞强”的怀特塞德毫无经验,他并不注重伤后恢复,往往在伤病和状态尚未彻底好转就硬挺着上场,导致身体和状态之间互相抵损,陷入无法挽回的恶性循环。
怀特塞德一直在带伤踢球!
即使在国家队里怀特塞德也以惊人的勇气和强大的能力,克服着伤病的干扰和损害,带动国家队奋力前行。在国家队穿上了10号球衣之后,怀特塞德已经成为了球队的核心。他领导着北爱尔兰队在1984年欧洲杯预选赛中两次战胜当时的劲旅、世界亚军西德队,而客场的胜利正是依靠怀特塞德打进了关键一球。在1986年世界杯预选赛中,怀特塞德带领北爱尔兰队主客场两胜罗马尼亚,帮助球队再次杀入1986年世界杯。尽管这一届世界杯上北爱尔兰的整体实力大减,詹宁斯等老将都已经力不从心,但怀特塞德依然发挥出色。他作为全队领袖奋勇作战,始终都像在曼联一样战斗到最后,永不放弃,永不服输。尽管如此,北爱尔兰队还是没有能够再创奇迹,无法击败强大的小组对手巴西和西班牙,没有能够象四年前那样进入第二轮,但怀特塞德的表现依然得到了球迷的赞赏,得到了媒体的高度评价。
这一届世界杯上,怀特塞德伤势加重,回到曼联就无法坚持,只能休战进行治疗。即使伤病稍稍康复,怀特塞德能够出场比赛,但受累于伤病恢复的缓慢,他的表现也迅速滑落,不再光芒四射,不再是决定比赛的关键核心。
除了伤病,怀特塞德的命运中还有个恶魔的影子在背后游荡——那就是酒精。可能由于伤病,他选择了用酒精来减少痛苦,麻醉自己。实际上这是一个最坏的选择,伤病和酒精的双重打击之下,怀特塞德从巅峰快速跌落。
是的,命运就是这么残酷无情。
到了1986年这个时候的怀特塞德,年纪才21岁。本来这应该是一个最好的年纪,应该大展拳脚,不断进步的年纪。按照一般的运动规律,这个年纪甚至都还没有达到巅峰,还有大好的年华可以建功立业。
可惜,这不适用于早早出道的怀特塞德。

【隔膜与对立】

1986年11月,曼联陷入危机,阿特金森被炒,弗格森火线接任。
曼联换帅之后,所有人都要面对命运的新挑战。
弗格森接手的曼联是一个伤病蔓延、气氛破落的球队,球队的状态非常低迷,积分也已经深陷降级区泥潭。弗格森烧起三把火,严加管理更衣室,整饬队伍,努力摆脱困境。在接手之后没有多久,怀特塞德伤愈复出,协助弗格森将球队带回了中游的位置。
客观而言,怀特塞德与弗格森之前没有任何交集。对于新的主帅,怀特塞德也是一开始就抱有善意的,也愿意为主帅效力。在1986至1987赛季里怀特塞德依然得到弗格森信任,在联赛中出场31场打进8个进球,发挥维持在一个高水准。
不过,怀特塞德与弗格森的矛盾还是爆发了。
他无法摆脱伤病,也无法脱离酒精。另外一方面,因为友谊,他也无法和麦克格拉斯分开,无法遵守弗格森严厉的禁酒令。
导致怀特塞德状态迅速下滑、能力不增反降的主要原因,是长期纠缠他的伤病。
怀特塞德的伤病具有非常特殊的特点,这让他一直没有办法彻底康复,而好强的他也从来都没有让自己远离比赛,远离球队,总是自我根据恢复得差不多就回归一线队训练比赛。
强撑着训练和比赛的怀特塞德与弗格森并不熟悉,他也没有得到类似于罗布森那样的待遇,可以与主帅进行深入的交流,尽情地诉说自己的所思设想,透露自己受到的困扰。在弗格森严厉的禁酒令面前,他甚至出于自尊而不屑于和弗格森解释,不去透露自己的酒瘾大部分是因为伤病。
特塞德心底的骄傲认为自己不可能向伤病屈服。再大的疼痛、再尖锐的疼痛他觉得自己都可以忍受。为了达到比赛标准,他经常喝酒来麻木自己对疼痛的感觉。
因为伤病而依赖酒精,因为酒精而状态下滑,伤病长久未愈,酒精持续不断,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长久以来,很多红魔球迷都说怀特塞德是曼联著名的酒中三君子之一,言下颇多责备。其实是这些球迷无法知道,怀特塞德表面的酗酒之外,是一种想要摆脱伤痛的急切愿望,也是一种想麻醉自己的痛苦,好让自己能够全力以赴投入比赛的坚定想法。
弗格森的禁酒令颁发之后,没有向主教练解释的怀特塞德已经难以回头,他也依然不改本色,在比赛之后会直接离开球队,直奔酒吧买醉。
两人的关系陷入了死结,酗酒的怀特塞德在球队里面多次被弗格森处罚,但即使如此怀特塞德也依然如故。
这对于强势的弗格森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克里夫的种,都不孬】

怀特塞德是曼联青训培养出来的球员,是阿特金森时代青训的瑰宝,他得到无数曼联球迷的热爱,并不仅仅因为他年纪轻轻打破多个记录,也不是因为他长得帅,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有斗志,有勇敢拼搏的精神,是真正拥有曼联DNA的球员。
怀特塞德的年轻让他充满着青春朝气,怀特塞德的勇猛则让他很小就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在他17岁的时候他就用稚嫩的肩膀对抗对手强壮的身体,用青春热血去高速飞抢对手的脚下球,用凶猛的铲断去拦截对手后卫的出球......他不惧怕对抗,不惧怕对手的侵犯,不惧怕受伤,不惧怕挑衅,更不惧怕对手恶意的犯规,怀特塞德总是目光清澈,意志坚定,在绿茵场上绽放着自己的青春。他总是像一团火一样扑向对手,总是在倒地之后翻个身就跳起来重新投入战斗。
是的,就像前辈一样,在克里夫基地出来的孩子都不会怂!
曼联的球迷当然记得,怀特塞德在1983年的足总杯决赛上光芒四射。他在决赛里面对布莱顿队大发神威,自己不仅攻进一球,还通过精妙技术将对手的防线拆得七零八落,让对手顾此失彼,彻底崩溃,最终为曼联带来一场4比0的大胜。怀特塞德在比赛锐利又勇猛,大胆又强悍,他主宰了曼联的进攻,摧毁了对手的防守!
即使后来伤病慢慢侵蚀了怀特塞德的美好未来,但他依然充满了战斗的精神。
两年之后,曼联再次杀入足总杯决赛。这一次怀特塞德再次成为曼联在足总杯上的超级英雄!曼联这次足总杯决赛对手是埃弗顿队,当年威名赫赫的强队之一。这场比赛进行得激烈又艰苦,怀特塞德全场被对手贴身盯防之下左冲右突,让对手防不胜防;在对手凶狠逼抢之下,怀特塞德强硬回应,毫不退避。最终比赛胶着之际,怀特塞德抓住了一个不算机会的机会,突然启动摆脱严密看管,单兵突进到了禁区,用一记冷射打进了全场唯一的进球,帮助曼联以1比0获胜!
追求胜利,永不放弃,这就是曼联的精神,怀特塞德这个从小被曼联青训培养出来的球员,此刻完美地阐释曼联这个伟大的传统。
怀特塞德光芒万丈,成为球队夺冠的英雄!他享受着球迷欢呼,享受着夺冠的喜悦,尽管那个时候他一直忍着伤痛,他的每一个笑容,背后都有着眼泪!
怀特塞德后来回忆这一场比赛说,“我每一次奔跑都感觉到痛彻心扉的疼痛,我不知道怎么坚持下来的。我永远都不会自己认输倒下,我要战胜一切的敌人!”
怀特塞德用巨大的勇气,坚韧的精神,征服了伤痛,赢得了胜利!
怀特塞德不仅仅是在杯赛决赛中赢得赞誉,在曼联对阵劲敌时也毫不逊色。1987年11月,曼联主场对阵利物浦时怀特塞德首发出场。他和队友们一起充满斗志,怀着战胜对手的强烈欲望,疯狂地压制对手猛攻。怀特塞德积极跑动,发挥出色,表现压过了对手阵中名声显赫的巴恩斯,并且为球队先进一球,以1比0的优势结束上半场。尽管下半场利物浦扳平,曼联无法干掉死敌,,但怀特塞德的出色表现当得起全场球迷的欢呼。
怀特塞德遇强愈强,遇狠更狠的性格表现,在1987年1月主场面对阿森纳时更是淋漓尽致。当年阿森纳球员身高体壮,追求力量与速度,强调对抗,经常性地实施铲断和犯规,是当时英格兰足坛“粗野”足球代表,格拉汉姆的战术一度被媒体称为“伐木打法”。面对如此凶悍对手,怀特塞德毫不畏惧,他和队友们甚至踢得更加狂野。
比赛正式开始,曼联球员的凶狠就出乎枪手预料,当时还很老实的弗格森赛后也承认球队踢得很勇猛,“强悍的怀特塞德有大概45次犯规,但没有吃到一张黄牌。”
最终热血上头,失去理智的的阿森纳球员罗卡斯特尔疯狂报复,立即领到红牌下场。阿森纳全面被动之下兵败如山倒,最终0:2败北。
怀特塞德赛后说:“我从来不怕干架,即使付出黄牌的代价。我没有恶意侵犯任何人,我只是勇敢地踢球,勇敢地拼抢。”
怀特塞德的精彩表现获得了全场球迷的欢呼,他们赛后一致认定怀特塞德就是全场最佳,比赛胜利的最大功臣!
怀特塞德就是这么有种!
即使深受伤病困扰,怀特塞德也一直在努力地踢球,一直努力争取用最好的状态回报热爱他的球迷。
即使是严重伤病之后难以健康复出,力不从心的怀特塞德也不惜力地去奔跑,去抢球,去冲击对手,去禁区里和对手肉搏,去争取那可能不存在的机会,去勉力射门......
忍着伤痛,他不介意自己燃烧了灵魂,去继续战斗。
克里夫基地出来的孩子,绝对不会孬。

【背影萧瑟,热血依旧】

到了1987至88赛季,怀特塞德的出场次数已经减少到了27场。
虽然俱乐部取得联赛的亚军,但怀特塞德却触犯了弗格森。
酒精最终成为了怀特塞德与弗格森矛盾的导火索和炸药桶,酗酒的怀特塞德多次被弗格森处罚,但却无力戒酒。面对弗格森严厉的面孔,怀特塞德更多的是深深的沉默。
身体的伤痛和对酒精的依赖,让他难以抬头挺胸对抗弗格森尖利的目光。
这个赛季,怀特塞德再次遭遇严重膝伤,膝关节肿得比两个拳头还要大。
这一次受伤彻底摧毁了他的实力,也让他的状态消失了。怀特塞德再也不管弗格森禁酒令的要求,选择了以酒消愁,继续让酒精麻醉自己。
弗格森曾经和怀特塞德讨论过这个尖锐的话题,“在我的标准里,像红魔这样的球队里面,主力前锋在一个赛季起码要打进20个进球才算及格。这就是我选择前锋的底线,但很明显你辜负了球迷们对你的狂热支持。”
“尽管有时候我不得不派上你首发,但这不意味着你当得起这样的荣誉。”
......
怀特塞德无言以对。
两人渐行渐远。
在怀特塞德落寞的身影背后,是弗格森恨铁不成钢的痛惜。
到了令人崩溃的1988至89赛季,怀特塞德仅仅上阵6场联赛,没有任何进球。
就在这个赛季,怀特塞德制造了曼联的“年度新闻事件”,他在对阵牛津联队和皇家园林巡游者队的两场比赛前喝得烂醉如泥,但依然坚持坐在球员席里,醉态可掬,被媒体曝光之后成为莫大的丑闻。
羞愤不已的弗格森大为震怒。
1989年夏天,怀特塞德遗憾地告别了梦剧场,转会去了埃弗顿。
那个时候,他才24岁。
怀特塞德从1981年开始的红魔生涯被划上了终止符,纪录停留在出场273次,打进66个进球,两个足总杯冠军。
球迷几乎一面倒地为他声讨弗格森,很多红魔球迷在老特拉福德球场打起挽留怀特塞德的标语。曼联球迷没有一个不同意怀特塞德是弗格森送走的球员之中最根正苗红的。他真心热爱曼联,是用生命在为曼联踢球的球星。
可是,现实只会这么无情。
怀特塞德甚至没有得到任何正式的告别机会,这也令很多球迷非常愤怒。而在离别之后,怀特塞德说,“因为我爱曼联,所以在我终于要离开曼联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怨恨的,这是我的俱乐部,我终生热爱的球队。我只是遗憾不能再为她效力了。”
对于弗格森的清洗,怀特塞德选择了接受和谅解。他后来回忆说,“我没有什么怨恨,我没有什么责怪弗格森的意思,尽管那时候我也谈不上喜欢他。我不在他的体系内,而且我的伤病确实很多。我想勉强上场,但他是不会允许的。不上场的时候,我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喝酒。我无法戒除酒瘾,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我伤好了之后有时候也管不住自己去喝酒。弗格森和我聊了很多,从伤病到饮酒再到我的收入。我去埃弗顿,也是弗格森的建议。我也是时候离开曼联了——那里已经没有了我的位置。以我的想法,我不可能赖在那里。后来我在埃弗顿只踢球了29场球,但最后赚到手的却是曼联8年的总和。这是因为弗格森亲自和埃弗顿主教练哈维谈我的工资,当然弗格森为我选择的埃弗顿队为我考虑了很多。而且这一次转会也让我知道,我自己的足球生涯已经很短暂,我必须要为后来的生活考虑。所以我真没什么怨恨弗格森的。”
怀特塞德说:“要说遗憾,我其实有点对不起埃弗顿的球迷。我也没想到自己那么脆弱,仅仅才踢了不到一个赛季就要退役了,而没有为球队踢上多少场比赛。”
怀特塞德在埃弗顿队的职业生涯早早结束,在26岁时就宣布退役。
怀特塞德早早退役让弗格森感到不可思议,最后才得知各种因果。
当弗格森知道怀特塞德15岁开始一直在带伤踢球的情况之后,内心复杂得百味俱全!
弗格森很快就重新邀请怀特塞德出任曼联青少年队的教练。
怀特塞德在红魔历史上掀开了新的一页,他协助哈里森和基德等教练,默默地做好青训工作。此后曼联先后培养出了吉格斯、贝克汉姆、斯科尔斯、内维尔兄弟以及巴特等新秀,成为了弗格森称霸英超最可信赖的99黄金一代,为曼联的辉煌打下了坚实基础,并且帮助曼联创造三冠王奇迹,登上欧洲之巅,这里面就有怀特塞德的一份功劳。而曼联青训后期的弗莱彻、奥谢,再到更后面的维尔贝克、克莱维利等等一代接一代的曼联球员,也都得到了他的指导。
足球领域永远不缺少天才,但多少天才最终沦落凡间,只余遗憾缠绕终身。怀特塞德惊才艳艳,如同一颗喷发着无限光与热的流星,划过曼联红色天空。尽管他的光芒短暂,尽管他迅速暗淡,但他为了心中梦想,却从无遗憾。
希望每一个曼联球迷都记得他对俱乐部的热爱,他曾经付出的努力。



魔区版主